天堂技術論壇|天堂私服|天堂1私服|天堂|天堂1

查看: 16|回復: 0

[全自立] 雪天

[複製鏈接]

3695

主題

369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1170
發表於 2019-4-15 23:08: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雪天
      
    復方斑蝥膠囊哪里有賣的
    (一)
      
    那是一場鋪蓋了天地的雪。它從臘月二十二也就是陽歷的一月14日起,一直持續地下了好些天。總是鵝毛般大片的雪花,一片一片地飄落。南國的人們先是喜迎這么大一場雪,所謂“瑞雪兆豐年”,來年開春以后必得好的收成了;不料大雪卻已經整整持續了五天了,仍不見有停下來的跡象。在這五天里面,每天依舊是鵝毛般的雪花,漫天飛舞,有時還會伴著輕輕的微風,舞得更加多姿了。可是天地間已經是白霧蒙蒙的一片,人們在下雪剛開始的一兩天里還可以出行,到后來,雪越積越多,氣溫也愈降愈低,人們的活動方式只好選擇足不出戶了。這時正好是大年年底,多數人家的年貨除了還有少量的還需要購置外,也大抵齊備了,于是各家人們便可以心安理得地坐在自家燒得很旺的火盆跟前,隨意地談起一些關于這年收成的話題。然而不管這一年以來生活各個方面的得失,老百姓們只要能夠把自己的肚子填飽了,也就不會再患得患失,新年的即將到來、以及家人的團聚使得他們沉浸在幸福的氣氛當中,完全忘卻了這一年的辛苦勞作。平時活路很忙的老農此時也可以提早享受一下這種寧靜的生活了。只是有些坐著憋不住的老年人,對著鄰居家的窗戶大喊幾聲,談起關于這樣的鬼天氣而害得他們怎樣的還沒有來得及完成地里的活兒。也偶有趕路的人艱難地行走在雪地上,引得鄰村的小狗吠叫幾聲,把樹林里枝頭上的積雪又抖落了些,接著又是積雪壓斷竹子的脆裂的響聲,從遠近傳來, 再接下去又是一陣長久的沉寂……至于那遠處火車的長長的鳴笛聲,也由于大雪封山而不得不停止了,只是在習慣的前提下,人們的記憶里總覺得還隱約能聽得見,不過以前也總是要在天朗氣清的夜晚才可以。對于年老的耳朵背的老人們來說,卻慢慢地忘卻了聆聽鳴笛的樂趣了。
      
    從下雪的第一天起,葉子便換上自己那雙舊球鞋,爬上一座座家鄉的高大山峰,他總是喜歡從每座山的頂點看那漫山遍野都是白雪的景象,他也總是喜歡一個人坐在山頂上靜靜地思考的那種感覺。直到遍身冷極之時,他才突然起身,并且跑著,跳著,像一只野地里的兔子一樣,在雪地里自由自在地歡欣雀躍!待到一陣喧鬧過后,身子暖和起來,他又重新坐下。此時的一切仿佛更加寂靜起來,葉子又開始靜靜的注視著四周,注視那滿山遍野的白雪,思維已經通向了無邊無際的宇宙空間……, 葉子站起身,俯視著四下里的村莊,濃霧在漸漸散去的時候,葉子看見了炊煙,從各戶人家的瓦房頂上冒出來,他仿佛聞到了家鄉人們在廚房里炒菜而冒出來的香氣,聽見了人們說著各種內容的談話聲音。事實白癜風嘴唇怎么引起的上葉子每到一座山頂上,已經距離地面上千米的路程了,即使再近一些,他也是不可能聞得到人們廚房里飯菜的香氣的,而且人們談話的聲音他又怎么能夠聽到呢?
      
    不知不覺之中,葉子見到天快黑了,又這樣過了一天,他意識到自己該下山回家了。
      
    有一天,葉子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在村口屬于自家的那塊田野里堆積了一個極大的雪人,幾乎把那整片田野里面的雪全都用光了。那是一塊沒有種油菜和麥子的田野,沒有經過耕犁的,表面很平整,原本長滿了野草的,所以葉子就想起了到這兒來玩,反正屋子里總是呆不住的。當他費了好大氣力把田野里的雪都弄成雪球之后,又想起雕塑家來,自己模仿大家的手筆,費了好半天的時間,刻出一個熟人的模樣來,很得意地對著她扮鬼臉。
      
    臘月二十八那一天,早上十點以前還是雪天里霧蒙蒙的一片,可是十點以后迷霧竟然都散去了。這一日,按照當地的習俗,是一年當中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趕集的日子。所有的人家必須在這一天里把所有需要購置的年貨都備好,所以以往每年臘月二十八皆是葉子家鄉集市上最熱鬧的時節,集市在各個縣城里,來自各個鄉鎮的人們齊集其中,還有出門在外的人們也大都在今天回到家鄉,正趕上這一年一次的臘月二十八趕集的日子。但是今年的臘月二十八,一大早還是大雪之后迷霧茫茫的景象,使得人們不得不放棄了跟往年一樣的趕集的打算。誰想頂著那么大的風雪到集市去活受罪呢?況且那些在異地的親人們能回來的在開始下大雪以前就已經回到家了,下雪之后,不能回來的已經做好了在外地過年的準備。那些常年在外的人們回來也不過是圖個團聚,過年以后不幾天又都得回到原來打工的地方,為一家人的生計謀劃去了。然而在這天的中午之前天竟然大大的明朗起來,而且還破天荒地把個大太陽明晃晃地置于人們的頭頂上,映照著四周白雪的光芒。所以各家已顧不得寒冷,都打開憋悶了許多日子的門窗,好讓仿若隔世的陽光直射進屋子里來。人們異常的高興,各自在心中重新計劃著無論怎么樣也要去集市的想頭!
      
    這天早上,由于前幾天獨自跋涉而有些過度勞累的緣故,葉子晚起了些,可是早飯過后,還在十點之前。他正趴在朝東的窗臺上獨自躊躇今日該怎么辦,是不是又像前幾日那樣去爬山,堆雪人呢?可是正由于這幾日的極度興奮和勞累,才導致了這天早上偷睡懶覺呢,家里無事,所以父母親也沒叫他。可葉子一向是個愛守時的人,他正為自己這一天的各種矛盾而悶悶的。正當這個時候,突然一道明亮的陽光直射到他的臉上,仿佛一道靈驗的光芒。他猛然抬頭,一下子就到了屋外,他要去找幾日不見而心里已經無限思念于之的好朋友去了,便是昨日他在田野里面為她作了一副雕像的他給它命名為葉菲兒的真身。此刻的葉子已經完全忘卻了一早起來之后的所有的煩心事了。一口氣跑到了菲兒的家……。
      
    親愛的讀者們,我們可愛的菲菲是葉子從小玩到大的最要好的朋友,她的名字叫做葉芬菲,一個不好也不壞的名字,給人一種種葉落紛飛的感覺。可是葉子為了她而改了自己的真名,自稱為葉子,他也把菲菲喚作菲兒。人們常常會用“青梅竹馬”這樣的字眼來形容兩個從小玩到大的男孩和女孩,但是他倆的關系遠遠超越了這種說法。他們不僅從小就在一起很玩得來,長大以后還是這么的形影不離。葉子的母親和菲兒的母親原本是村子里一對要好的姐妹,在孩子們小的時候,母親時常把彼此的孩子都帶在身邊,在她們相互談心的時候也讓兩個孩子自去玩的歡天喜地白癜風怎么才能治好。這樣,兩個孩子的感情也就慢慢的變得深厚起來。每當別的孩子欺負了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時,另一個更比受到欺負者感到痛心。記得有一件事是這樣發生的:那是這兩個孩子都才三歲的那一年,有一天,當葉子看到有一個大個子的中年男人用力地捏捏菲兒那可愛的小臉蛋的時候,葉子竟然毫無畏懼地用頭撞過去,卻因為那個大人沒有來得及用手接住,于是葉子的頭重重地往一堵椪琱W撞去,現在他的頭頂上還留著一塊傷疤,作為他倆從小到大的感情的印記。那時候葉子時常對菲兒說的一句話是:“看到你被別人欺負時候無辜的樣子,就像我自己心頭被別人狠狠的割去了一大塊肉。”
      
    那天葉子撞倒在椪琱W就昏迷過去了,他根本就沒有感受到一點疼痛,當他經過醫生的治療,醒來之后的第一反應便是叫著他的菲兒。此時菲兒已經由于受到了過度的驚嚇而整整哭過了一個下午,累得睡著了,正被菲兒的媽媽抱著回家去了。對于菲兒的媽媽和葉子的母親來說,她們原本都為自己子女之間能有如此的情感而感到高興,可是當她們見到菲兒因為葉子的昏迷竟然哭得就要昏死過去時,也不免感到有些過度的憂傷。她們自己覺得從小到大,直到成為人母以后,都從來沒有為任何一件事情而如此痛徹心扉地哭泣過。甚至葉子的母親在自己當年二十歲,父親去世時,她自己的哭聲也沒有如此的嘶聲裂肺,然而,我們的菲菲那時才是一個三歲的孩子,她一時之間所經歷的痛苦仿佛比葉子的還要深重,比許許多多的成年人對痛苦的表現和體驗還更加真實而深刻!
      
    這一日,當葉子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真是又驚又喜。她同葉子一樣,時隔幾日不見,心中甚是不知滋味,她知道天氣一旦轉好,馬上就可以見到葉子了。那么所有存在心中的不愉快都會一掃而光,畢竟在這么青春年少的年紀,快樂原該屬于他們的!于是,當葉子出現的時候,便給他送去一個靜靜的、安靜而祥和的笑容。葉子上前一把拉著她便走,菲兒略一躊躇,還來不及跟媽媽道一聲別,便跑出了好遠,不過媽媽只是在后院子里劈一點柴火。馬上就回到屋子里了。
      
    在走向那片田野里還剩半截路段的時候,葉子早拿了一塊從年少時留下來的紅領巾上細心拆下來的紅色布條,輕輕地蒙住了菲兒的眼睛,在她頭發后面打著蝴蝶結的地方再打一個結。然后有如紳士一般,不乏風度地往下一蹲,說著一句很頑皮的話,菲兒就輕輕地伏在了葉子的背上,讓他背著自己往前走去。此時的菲兒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慨,這樣的事有許多年沒有重復了,而在他們小的時候,時常是葉子背著她,走了一段又一段上學的路,那樣的路程要是加在一起,已經不知道會有多長。白癜風看見陽光會不適嗎可是后來他們都慢慢的長大,也就不再需要葉子的后背了。現在,在彼此不經意的一個舉動之中,這一幕的發生又是如此的純粹而自然。所不同的是,菲兒的眼睛被一塊火紅的布條遮住了眼睛,使得她的眼前總是充滿著紅色的幻象。她在小的時候也和葉子一樣,是比較害怕紅顏色的,可是后來他們都慢慢的對火紅的顏色產生一種神圣感,以至于不再像很小的時候那樣懼怕,竟至于對它產生親近的態度了,所以葉子也就選擇紅色。在菲兒的幻象之中,她知道,自己離幸福是多么的近啊。她也知道,如果她愿意,葉子也將一輩子愿意這樣,無論在她任何時候需要他,他都將毫不遲疑地,就像現在這樣地馱著她。因為這樣,正是她所需要的,也本是這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所在!
      
    年輕朋友們的目的地到了,葉子還是像從前那樣,放下了他的菲兒,輕松地拍拍自己的肩頭,把上衣整理好。可是菲兒的眼睛還被蒙著,她也就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葉子來為她摘去這一層面紗,讓她好細細地看看擺在眼前的奇麗世界,可是葉子遲遲地不來為她摘掉。她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于是自己把紅色面紗取下來了。她先看見的是一動不動的葉子,然后眼光隨著他目光所及的地方看去。一下子,自己也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呆了:陽光下,眼前呈現的是一副如此美妙絕倫的畫面,其實是一件雕塑作品,而畫中人正是自己,燦爛如陽光一般的笑容,她仿佛看見另一個自己了。葉子把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如此完美地呈現在自己眼前,這也正是她最喜愛自己的那一部分,仿佛那是在心里看見過的如此完美的自己!沒想到葉子竟然能做到如此完善!其實葉子對于雕塑藝術是一竅不通的,可是他花了大量的時間之后竟然也完成了這么一副作品來,那純粹是一種模仿罷了,所以他在心里也暗自感嘆,卻沒有表現出來。噢,他們的心將永遠是如此的相知相連,葉子是如此地看重他的菲兒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天堂私服發佈

QQ:

228606881

工作時間

12:00-24:0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