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技術論壇|天堂私服|天堂1私服|天堂|天堂1

查看: 10|回復: 0

[變態型] 世紀絕癥

[複製鏈接]

3695

主題

3695

帖子

1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11170
發表於 2019-5-5 22:50: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世紀絕癥
      
   
    一開始他就問我,你愛我還是愛他?
    我當是愛你的。我說,其中的思考不過兩秒。他凝視著我,然后一字一句地對我說,你講大話。
    我有點不耐煩,我不知道現在的男人都這么難應付,到底是什么時候,年代已經發展到連男人都喜歡問你到底愛不愛我的問題。
    妒忌、猜疑、壞脾氣。文定象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子,和他一起的時候,我得保持高度集中力,倘若露出一點點的疲倦,那就是不愛他的表現。
    有時我覺得我和他有點角色倒錯,一定是靈魂生錯了身體,文定需要的不是女朋友,而是一個全職保姆。他大概有戀母情結,我不幸中選。我和他是青梅竹馬,小時候的我,總是氣勢逼人地站在文定的面前,為他擋去一切麻煩,包括來自鄰校孩子的欺負。于是那天之后,他的眼睛再也無法離開我。
    我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天大的傻瓜。那年畢業,文定義意不明地來追求我,我不過是因為他在女生之中風評不錯,生了點虛榮,于是一口答應下來,結果后患無窮。
    長大之后的文定有一股凜冽的氣質,多疑的性格使他不相信任何人,連我在內,恐怕都是他的敵人。但他對我很好,這之間真是矛盾得說不清楚,有時我已經分不開來,他是愛我?還是恨我?
    文定從未向我求婚,這是我唯一慶幸的事。文定不能容忍被拒絕,印象中他也沒有被誰拒絕過。他長得實在好看,在女生之中,他無往不利。人一旦長得好看,是有很多好處的,美麗常常可以掩蓋事實的某一層面,即使藏在里面的是邪惡。
    文定十分情緒化,沒有人責怪他,因為都被他的一張臉騙了過去。我不同,我從七歲開始已經看著這張臉長大,早就免疫,并且厭倦。
    高考填志愿的時候,我給文定看我志愿表,但在暗里,我背著他擦掉上面的字,然后填下陌生城市的學校。我想如果我能考出去的話,就可以脫離這個人,脫離這一段超越常規的孽緣。
    朋友都說我有一個癡情的男朋友,他對我那么緊張,又那么出色。我在人前呵呵地笑,背后不顧儀態地詛咒。無論我逃到哪里,文定都必緊追而來,我覺得自己的身上綁著一個,如果我不愛他,他就要。
    你拉我扯了幾年,我終于畢業,做了一家時裝公司的設計員,文定則進入一家軟件公司,做程式開發。
    日子過得膽戰心驚,每個出現在我身邊的男人都是文定鎖定的目標,他總是不停地問這個是誰?那個是誰?
    我在想我終有一天還是要與他說個清楚的,但我欠缺一個契機,我也欠缺一點勇氣。事情拖著拖著,就這樣糾纏不清了許多時間。我為什么會害怕文定?他的行為太瘋狂,總是無法捉摸,又經常出人意表。
    公司里來了個新主任,對我的設計賞識有加,他說君琪你的設計真特別,我有預感,下一季就是流行這一款,肯定。
    他的眼睛有一種自信的篤定,透著一股洞釋人心的白癜風的治愈深邃。那個時間是停止的,我覺得自己的心臟被某支箭重重地擊中,一陣莫名悸動。
    新主任叫周,他說以前管的不是設計部的事,現在調任有很多事情都不曉得,我馬上說你都可以問我,眼神真摯,義不容辭。他對我笑笑,不著痕跡地約我晚飯詳談。
    我打了個電話回家,我說要加班。這當然是說給文定聽的。
    那個晚上十分愉快,周是個風趣的男人,有他在場氣氛永遠不會冷下來,我目光癡迷,不可自拔。我知道我喜歡上了周,就在這短短數個小時之內,無法解釋的愛情魔法。
    周說君琪你很有天分,你要努力。公司不會虧待你的。
    我說是,我一定會努力作出更好的設計。
    但那不是為公司,那是為了你的賞識。士為知己者死。周微笑地看我,我知道他看破一切。沒有什么可以瞞過那雙眼睛。
    他送我回家,我沉浸在輕松散慢的曖昧情意里,周與我道別的時候輕輕為我撥正了額前落下的頭發,他的手無意地碰觸過我微涼的臉,在他的眼中,我看見自己的意亂情迷。
    周開著他的車子揚長而去,我呼出一口氣,久久不能平復。抬起眼來,文定冷冷地站在陽臺上,默默地目睹著案發的全過程。我的心一沉,剛才忙著花前月下,得意忘形,竟一時忘記了這顆天煞孤星。
    文定的眼里看不出絲毫動蕩的情緒,他的憤怒已經沉淀到極限。要來的始終還是會來,我強自鎮定,對自己說,這正是一個好機會,我要對他說,我已經受夠了。
    我要分手。雖然我自覺我們也沒有真正戀愛過。但對文定,是一定要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可以的,他太固執,象一塊形狀優美卻難以開發的石頭。
    結果文定很冷靜,這倒是我意料之外。他說你要分手?可以。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整晚我都翻來覆去,我想這是不是真的?這是不是真的?我真后悔,早知道這么簡單,就早個幾年說了,害得我提心吊膽,浪費了不少青春。
    但我當然是太天真。以我對文定的熟識,我竟輕易相信他會放手。我覺得自己象個白癡。
    事情發生在一個星期之后。
    我正為公司作第一季時裝系列的設計,文定突然象狂風一樣掃進來,后面還追著前臺的小姐,一面說著先生你不能這樣,你不能隨便進入公司內部……我嚇了一跳,還沒弄清事情到底是如何發生,文定已經狠狠把一大疊的照片向我扔了過來,他說:“你看吧!人家是有婦之夫!你還心甘情愿送上門北京中科白殿風醫院怎樣去,不知廉恥!”
    我下意識地看了照片一眼,里面拍的都是周,他身邊還有一個笑容幸福的女人,按文定的指控,那個女人應該是周的妻子。文定這一番大吵大鬧已經產生效應,全公司上下的人都好奇地圍過來觀戰,情況尷尬至極,文定還嫌不夠,沖過去打開每一扇門,叫著:“你的那個英雄呢?為什么不敢出來?他也會害怕丑聞嗎?膽敢做這種事情就不敢承認嗎!”接著是一連串粗俗的叫罵。
    我把頭埋進雙手里,別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我,室內的空氣瞬北京有哪些白癜風醫院間停滯,我臉上象被火燒一樣。我很后悔,那晚我本應好好地與他說話,耐心地平復他的情緒,而不是讓他失控地把所有抑郁化為攻擊。
    但如今說來,一切都太遲,我傷心的不是發現周早有家室,而是文定不顧一切的破壞。今天以后,我根本完全沒有辦法再在這里面對其他人。
    第二天我沒有上班,我在家里悶了幾日,終于回到公司正式辦理辭職手續。我在人事部遇見周,他的臉色一陣青紅皂白,看見我倒退幾步。他大概害怕如果一個不慎碰到我,又不知會遭來什么不得了的橫禍。
    回到家時文定一派春風得意,他以為自己成功地揭穿了敵人的面目,我就會哭著李從悠求他回頭,我氣不打一處來,突然沖過去伸手就是給他一巴掌。他的表情剎時呆住,不可置信地看著我。從小我就是用暴力征服他,所以他對我特別崇尚。即使是到了今天,他可以反抗任何人,依然不敢反抗我。
    “你為什么打我?我又沒有做錯!”他生氣地跳起來,看見我又揚起手他馬上跳到對面:“你要干什么!”
    我指著他冷冷地說:“甄文定!我已經受夠了你,從今以后你我各不相干,如果你敢再作出傷害我名譽的事,我剝了你的皮!”
    豈料文定不怒反笑,他說:“君琪你怎么那么兇,我那么做是因為我愛你呀,那種工作做不做也罷,我養你不是更好。”
    我順手拿起身邊的東西就向他丟過去,一邊破口大罵:“愛我?你這只自私鬼你知道什么叫愛!真是笑死人!你哪里愛我,你最愛你自己!”
    文定見我太認真,總是會先低頭認錯,他會說好好好,我都改。然后下次照舊錯得一模一樣。
    我不止一次下定決心要離開他,但次次都不成功。文定手段層出不窮,我疲于應付,于是事情又不了了之。
    他依然纏繞在我生活的周圍,陰魂不散。
    自從我的出軌事件之后,他更是金睛火眼,把我盯得死緊,現在我三尺范圍之內,都是生人勿近。
    我不是不奇怪,到底我哪里異于常人,可以令他如此執著。
    我問,“甄文定,你到底愛我什么地方?”
    他覺得很訝異,“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或許這是一種錯覺,愛情不是口上說說你愛我我愛你那樣簡單,愛情需要碰撞,需要火花,需要激情,告訴我看見我時你有什么反應?”
    他想來想去,不知如何表達。最后他說:“為什么一定要說得那么清楚,愛是一種感覺,一種心意,我致力清除障礙,也不過是為了讓對方能夠感受得到。”
    我一時語塞,我今天才發現,原來這是他的方式。
    是我關心他太少,小孩子總希望留住大人的目光,于是不惜使出法寶,惹人注意,好事壞事通通做盡。
    當然,文定也不是全無可取之處。起碼他會記得我的生日,每次約會必不遲到,不會限制我購物的價錢及數量,并愿意空出時間陪我看一場無聊的愛情文藝片。
    除了他過分緊張的獨占欲,和他約會還算是愉快的。
    如此這般,我們還是別人眼中恩愛如斯的小情人。
    我總覺得自己上輩子是欠了文定什么,以至這輩子要與他糾纏不休。文定終于向我求婚,我看著他買給我的戒指,在劫難逃。
    愛情真是一場磨難。我象患了世紀絕癥一般,眼看著自己一點點陷落,無法自救。
    文定說除了我,你根本沒有辦法選擇其他人。
    他說得對,只要有他在的一天,我別說選擇,連看一眼都不能。
    文定又說,除了我,沒有人會這樣深愛你。
    或許是,他的確專情,那是因為他根本看不起其他女人。
    我不知道別人的戀愛是怎樣的,但我與文定永遠象站在戰場上,聲嘶力竭。
    文定的IQ超乎常人,但EQ卻宛如弱智。和我在一起,如果沒有外來的威脅,他會很聽話,這是唯一的優點。
    是我太貪心,我妄想談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但文定絕對不是理想的男主角。我幻想我的王子會從天而降,為我一切惡勢力。而文定毫無疑問就是擋在路上的那條惡龍。
    到底誰會來救我?到底有沒有人會來救我?我看著文定那張俊朗非凡的臉。
    文定細心地為我戴上那枚閃閃發光的戒指。我并沒有阻止。
    或許我是愛他的,我想著。雖然我一直渴望與另一個人相愛,但那其實是因為我得了戀愛流行病。
    我以為每個女人都必需經歷不同的戀愛,人生才會完美。這種絕癥沒有根源,也無法醫治,每個渴望遭遇激情的女孩子,都或多或少做過不同的夢,但最終得以實現的,都是童話。
    我想我是愛文定的吧。與他分分合合,拉拉扯扯,總下不了決心,其實是因為我還是在乎他。
    在拯救公主的王子出現之前,公主或會愛上囚禁她的惡魔,你信不信?
    當然,現代的童話總是比較另類。現代的愛情也總如此荒誕莫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天堂私服發佈

QQ:

228606881

工作時間

12:00-24:0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